“康美们”连续跌停股权质押爆雷:哪些金融机构成了“接盘侠”?

 影音达人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05 09:59

敢于担当“接盘”重任的,除了金融机构之外,表现更激进的当属地方政府。2018年12月27日,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下属的张家港保税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,接受ST康得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质押,质押数量达到5800万股,质押日参考市值4.38亿元。这笔质押并没有标明质押期限。最新参考市值只有1.57亿元。

5月28日,中新科技(603996.SH)因关联方未在承诺期限内解决约6.72亿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,被“ST”。,ST中新6月3日晚间发布公告称,因诉讼纠纷,中新产业集团、陈德松、江珍慧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,共计1.99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6.21%。

根据wind数据统计,A股市场大股东质押比例达到100%的,仍有125家。

中国结算截至5月末数据,A股全场市场质押股数为6141万股,较2018年末的6374万股,下降200多万股;市场质押股票占股本比也有所下降,由2018年末的9.94%,下降为9.37%

然而,自2019年以来,这十二只风险极高的股票,仍有金融机构在接触股东质押。

*ST飞马则将多家券商拖入雷池。2018年8月至今,*ST飞马股价演绎了过山车式的走势。2018年8月13日,飞马国际复牌补跌,。2018年10月跌去三分之二,股价至4元上方。2019年4月中旬前,飞马国际股价呈妖,短短两个月内股价翻三倍有余,由每股2.5元左右,飙升至8元附近。

全场质押存量规模,由2018年8月高峰时的6.6万亿,下降为截至2019年5月的4.7万亿。

2018年1月,停牌超过9个月的乐视网复牌后连续11个跌停,3月,乐视网公告证实贾跃亭股权质押爆仓。此后,整个A股引爆了一轮由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的下跌,而股价下跌又引发一批股票质押爆仓。

据wind数据统计,截至2019年06月03日, 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25396.7亿元。较2018年10月17日的29731.91亿元有所下降。但大股东质押股数6090.44亿股, 较2018年10月17日的5964.6亿股,稍见上升;大股东质押股数占所持股份比,虽然上升斜率平缓,但始终呈上升态势,由2018年10月17日的6.8%,上升为7.2%;数据来看,大股东未平仓市值堰塞湖压力还在上升,大股东未平仓总市值19655.92亿元,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10月17日是值9847.65亿元。

浙商证券有多笔ST中新的质押。截至6月4日,浙商证券及其资管子公司, 凤凰彩票网怎么样共计有ST中新未解押股票超1亿元,质押日参考市值超过19亿元,最新参考市值只有5亿元。

业内人士表示,虽然上述股价爆雷公司没有发布平仓提示,但爆仓风险高企已经不言而喻。

第一财经统计了近一年来风险频出的股票,包括*ST北讯、*ST康得、*ST赫美、ST康美以及深大通在内的十二只股票。

“未平仓”堰塞湖

4月30日,飞马国际2018年年报,被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审计报告,股价一泻千里,至6月4日收盘,只有1.8元。

雷爆后,金融机构如何收场

附表:

敢于在风险频频被市场揭示之后踩雷的还有广发证券。

如,浙商证券在5月23日,仍接受了ST中新大股东中新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质押,质押股数为97.25万股,质押前一日收盘价7.33,至6月4日,ST中新股价已跌至4.87。

另一只雷股*ST康得,虽然自2018年6月股价就扛不住了。但晚至2018年末及2019年初,中原信托还在接受*ST康得的股票质押。

截至2019年6月4日,该12只股票大股东质押率均超过97%。Wind数据显示,*ST欧浦、*ST康得、*ST索菱的前十大股东质押率分别达到了198.31%、166.77%、193.49%。

然而,大股质押股数占所持股份比,仍在上升,大股东未平仓总市值,随着股价的上升,也较半年前翻倍。

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广发证券和其资管子公司,未解押交易笔数合计为269笔,在所有参与上市公司质押的金融机构中,排名第9名。截至6月4日,该公司未解押交易,在质押日的参考市值达230亿元。而在康美药业未解押的股数中,广发证券及其资管子公司占比达到66%。未解押股份参考市值,从质押日的261亿元,到最新的55亿元,近80%市值灰飞烟灭。

2018年11月,在康美药业被证监会调查前夕,广发证券接受康美药业大股东——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质押1.25亿股,彼时质押日参考市值14.87亿元,而最新参考市值只有4.73亿元。而在2018年10月,康美药业股价在21元时,因高比例质押、媒体负面报道而造成股债双杀。至11月,股价已腰斩。而截至11月末,康美药业大股东质押比例达99.53%。

2018年12月2019年1月,中原信托三次接受'*ST康得二股东——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票质押,约6200万股,质押日参考市值合计达5亿元,至6月4日,平仓线早已达至,最新参考市值合计只有1.69亿元。

而飞马大股东——飞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,自2018年8月起,就一直通过多家券商,以短期过桥的形式,反复转质押自家股票。其倒手的券商包括第一创业证券、国融证券、国海证券、万联证券等多家券商。转质押过桥垫资的期限,短则三天,长则三个月。截至6月4日,上述券商持有的*ST飞马质押股权,大多未解质押。

实际上,2018年6月ST康得股价闪崩以来,少有金融机构敢于接手转质押的“烫手山芋”。2018年8月,东吴证券接受ST康得大股东四笔质押,合计1395万余股,wind数据显然,这部分股权仍未解押。

截至6月4日,金融机构中踩雷较深的有四川信托,其质押日参考市值有20.8亿元,而质押物最新市值只有9.94亿元。所踩之雷中就包括ST康美,上海莱士。2018年年报,四川信托归母净利润7.33亿元。

据wind数据统计,截至6月4日,中原信托未解押交易笔数总共只有5笔。而中原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,其2018年全年业务收入只有8.26万元,全年实现净利润4.15亿元。

业内人士表示,虽然目前市场整体的质押平仓风险不大,但个别公司质押风险犹存。

*ST康得自年报被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审计报告以来,自2018年6月1日闪崩跌停以来,股价接近闪崩之前的十分之一。

截至2019年6月4日之前的30个交易日,这12只股票平均跌幅61.94%,跌幅最深的是*ST飞马,跌幅达77.91%;跌幅最小的也有47.83%,为*ST盈方。上述股票30个交易日股价均腰斩。除深大通和ST中新以外,股价均跌至4元以下。

就单月份同比数据来看,新增质押较前两年有情况有所缓解。5月以来(2019年5月1日至6月3日),有数百家上市公司发生质押交易,合计质押市值1430亿元。而2018年同期,A股全市场共质押市值1841亿元。而2017年同期,A股质押市值合计达到3124亿元。

股权质押数据正在发生变化。2018年末以来,强监管继续,包括ST康美在内的多家问题公司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。尽管2018年1月末年报业绩预告雷警释放之后,A股迎来了一波久违的上涨,但随着4月30日年报公布完毕,多家上市公司又因会计师事务所不再兜底,放出38家“无法表示意见”审计报告,问题股的股价终究还是兜不住了。

一年多后,A股多只股票“乐视化”,股价被市场放任抛弃,并面临退市风险。虽然A股整体质押风险较前期有所缓解,但多家金融机构因股权质押踩雷而面临的亏损和爆仓风险,仍然一触即发。